翻页   夜间
品书客 > 地球第一剑 > 第六十二章 《药神三卷》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品书客] https://www.pinshuke.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三十六个行动队,几百个持枪的警察,追了小半城市结果让对方就这么莫名其妙的逃了一个,你们以为这是在拍电影吗?

    这里是大华国腹地!是社会治安稳定,有几百万常住人口的省会城市!

    布控、布控,你们汇报说整个学院都已经完全布控,那两个人为什么能突然出现!那个尉迟羽为什么能在那个位置发动袭击!

    如果不是今天非语和不语两位道长刚好在这,我们特殊调查组成什么了?

    笑话!

    成立半年就耗费了无数财力物力的大笑话!”

    市公安局,会议室厅中。

    刚赶来此地的特殊调查组组长,正对牟月、大牛以及一群调查组的年轻人施展绝技:河东狮吼。

    会议厅外的走廊,王升和牧绾萱老老实实的坐着,听着师娘骂人时的狂躁嗓音,两人充分演绎着什么是乖巧和端庄。

    师父当年想必也是……挺不容易。

    迟雯就在楼下审讯室中,此时依然保持沉默,也没人对她进行审讯。

    那个名为尉迟羽的短发女人之前就被人抬走了,根据调查组成员偷偷透给王升的消息,他们要用一些高科技手段,让她最短时间把一切交待出来。

    现在基本就是在跟时间赛跑,尉迟羽的归案,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

    两相比较,这差别待遇也是没谁了。

    最让王升感觉无语,也是让师娘大发雷霆的,就是那两个突然冒出来的西服男人了。

    现在掌握的情报,那辆吉普车的注册信息是校内一位三十多岁体育老师的用车,该教师请了一个月的假。

    事发后,警方已经第一时间赶去了体育老师家里,没有发现任何有用的信息,那老师一个月前出国旅游去了,亲友都没什么音讯。

    王升和牧绾萱与对方对战的过程不用累赘,牧绾萱算是收获最大的那个——知道了打架时不能分心其他的道理。

    也算是吃一堑长一智吧。

    而后十多分钟的追逐战发生了很多事,甚至有流弹擦伤了行人,还好伤势不重。

    阴阳教这两个人开车逃窜时,其实都不用王升提醒,校门处已经做好了布置,调查组成员开枪也算果断。

    但手枪的威力毕竟有限,依然让那越野车逃了出去。

    现实毕竟不是影视剧,全部门协调的警方有足够多的办法打掉这辆越野车。

    无人机全方位从空中追踪,各处都在紧急设置路障,甚至还有轻型装甲车在关键路口准备拦截。

    为了应对类似突发状况,大华国这两年没少操练这些地方警力。

    但因为李家闹鬼之事,在王升点醒下,他们注意到了那个阴阳太极纹身;这次纹身再现,调查组要求尽量抓活的,最不济也要保证全尸,大脑不受损伤。

    意外发生在越野车冲上跨江大桥后的半分钟,那个高瘦男人一跃而下,砸入大江之中,直接消声觅迹。

    现在打捞队还在江面徘徊,但那个男人像是凭空消了,依然没有影踪。

    ——这就是结胎境的厉害之处了,体内自成周天内息,可保持屏息状态长达数小时,那家伙又有充沛的真元在身,估计已经随着江中暗流逃之夭夭。

    但对方能否逃过后续追捕,依然是未知之数。

    剩下开车的那个矮胖男人下场就相当凄惨了。

    他身受重伤,根本不敢跳江,开车刚下跨江大桥,就被一颗狙击子弹贯胸而过,打的背部淅沥破碎,又被大牛开着越野车从侧旁直接撞翻了座驾……

    反正,这具尸体被抬出来的时候已经只有血肉模糊的半边身子。

    不过幸运的是,按调查组要求的,大脑保持完整。

    也不知道调查足有什么手段可以在这颗已经死亡的大脑中提取信息,但王升琢磨,还是搜魂之类的法术比较靠谱。

    想想,堂堂结胎境修士,几百米外被大口径狙击枪一枪毙命。

    王升也是多少有些唏嘘,师父一直强调说修道之人不能仰仗道法胡作非为,现如今是法治社会,这道理在此时显得如此深刻。

    大口径重狙击枪,还真可以算是修士克星。

    接下来的事王升也不打算参合了,等小师妹的情绪稳定了,他想带她回武当山住一段时间,顺便和师姐一起指点师妹修行,给师父一个惊喜。

    当然这也只是理想的状况,能否实行,还要看接下来跟师娘交涉的情况。

    又等了半个小时,会议室的门打开,一个个调查组组员垂头丧气的走了出来。

    牟月眼睛有些泛红的走到王升和牧绾萱面前,勉强的一笑,低声道:“接下来要开一个比较重要的会议,组长希望两位能够以专业技术人员的身份旁听,及时指正我们的错误……可以吗?”

    王升还没点头,一旁牧绾萱已经应了下来;显然是师姐看这个跟自己挺熟悉的小姐姐受了委屈,也不想让她再为难。

    嗡,嗡!

    手机震动了几声,王升打开看了眼,是师姐发过来的信息。

    ‘师娘好凶呢。’

    王升笑了笑,也没多说什么。

    特权部门的一把手,哪能是个温柔如水的阿姨。

    参加会议的都是些王升上辈子相见一面都难的大佬,有几位气度沉稳、身穿西服的政府官员,有几个上了年纪的警局领导,还有两位肩上扛着军衔的中年军官,再有就是调查组的十多名骨干。

    王升和牧绾萱被安排在了会议室主桌靠前的位置,已经能表示调查组对他们有多看重了。

    主持会议的是牟月,先是这次事件的例行报告和分析,而后就是调查组的自我检讨。

    开会十多分钟,会议室的门就被大牛敲开,递了几张纸和一个移动硬盘给牟月。

    尉迟羽的审问结果已经出来了,前后花费一个多小时。

    牟月简单看了眼纸张上的内容,秀眉有些难以舒展,低声道:“超灵到底是什么,今天我想能通过尉迟羽交代的内容,解答百分之八十。”

    王升也顿时来了兴致,一旁师姐也认真看着。

    牟月把移动硬盘链接上电脑,播放调查组临时制作的演示文稿,第一页就是尉迟羽的身份信息。

    她并不是学生,只是依靠超灵组织隐藏在大学校园中的超灵核心成员之一;她的暴露,对于超灵来说,其实是对情势误判的结果。

    这女孩二十一岁,出生山西,五年前辍学外出打工,后因为父亲求医,寻找到了太行山内的一些山医,她因缘际会拜了这些山医做老师。

    其实也只是做个学徒,在山中打打杂,学几手望闻问切的本事,以后也好嫁人。

    后来,元起恢复,原本村寨形式生存的山医摇身一变,恢复了千年前的传承——药神谷。

    千年前赫赫有名的炼丹大宗,曾也算是辉煌一时。

    千年没有灵气的岁月中,药神谷也走出了不少名医,行善四方,靠着这些名医的支持,药神谷保存了较为完整的道承,一直延续至今。

    元气恢复后,药神谷迅速联络了龙虎山、崂山等几家道承,得到了几家道承庇护,各家都派修为精深的道长入驻药神谷中,充当药神谷守卫。

    尉迟羽这个原本在山中打杂的少女也得到了诸多好处,整个人脱胎换骨,踏上了修行路。

    但她并不满足于此。

    半年前,有人暗中接触尉迟羽,许诺以重利,那是让尉迟羽一家一辈子都花不完的钱财,对方只要求她做一件事。

    窃书……

    “根据尉迟羽自己交代,她偷出了药神谷的典籍《药神三卷》,但要跟对方交易的时候,却被药神谷长老发现。

    当时情形十分混乱,她带着《药神三卷》逃了出来,药神谷一路追杀。

    她身受重伤濒死的时候,遇到了超灵社团的团长,也就是那个圣火者。

    圣火者对她有救命之恩,也并不要她的《药神三卷》,而是了解了她的情况后,带她逃离了太行山,来到了这座城市,与圣火者的其他三名同伙一起,建立了超灵社团……”

    牟月知道在座的这些大佬们对这些修道界的恩怨不是很感兴趣,所以只是简单说了几句一笔带过,切入了主题,开始讲超灵社团的内部结构。

    王升道了句:“把口供给我看下吧。”

    “好的王道长,”牟月小跑着把那几张纸送了过来,王升则仔细读了一遍。

    这个尉迟羽也没有见过圣火者的真容,只知道他大概是个年轻男人,也有接近结胎境的修为,擅用符?。

    圣火者每次出现都会带一个面具,小拇指缺了一小块,这算是仅有的外貌特征了。

    超灵社团刚成立不久,那群收买尉迟羽偷窃《药神三卷》的人,也就是阴阳教或者说阴阳宗找上门来,要跟尉迟羽完成交易。

    但尉迟羽却以家人失去联系,生死不知为由,并没有将《药神三卷》交给对方。

    当时他们就爆发了冲突,依然是超灵社团的团长‘圣火者’站出来救了她。

    这个圣火者言说,《药神三卷》已经被尉迟羽用药神谷弟子才有的手段封禁,若是他们还想要得到《药神三卷》,就将尉迟羽的家人奉还,并完成当日定下的约定。

    当夜乱战过后,尉迟羽芳踪缥缈,阴阳教如何会放过尉迟羽的家人?这时候再去哪把尉迟羽的家人搞出来?

    故此,阴阳教和超灵社团就这么暗自僵持了下来。

    这也是为什么,王升端了超灵社团一个长老窝,而超灵社团第一个想到的,是这个图谋药神谷道承典籍的邪修势力,终于忍不住对他们出手。

    几次接触下来,超灵社团的核心几人十分清楚,这个邪修势力实在太过强大,远不是他们能够对抗。

    圣火者几人研究之后,迅速决定放弃此地的超灵社团,另选他地,意图东山再起。

    尉迟羽得到的命令,是去除掉超灵社团核心成员之一、知道他们太多秘密,但对他们已经全然无用的‘富家千金’迟雯。

    只等尉迟羽一击得手,超灵社团的核心成员就会立刻远遁千里,甚至还有可能会去国外发展。

    这事的复杂程度,已经让王升都觉得有点头大;还好尉迟羽被活捉,不然这件事恐怕真的要石沉大海。

    咚,咚咚……

    牟月的讲述再次被打断,会议室的门又被敲开了,气喘吁吁的大牛又进来报告。

    “组长,按照尉迟羽的供述,《药神三卷》已经从学校中取回来了,怎么处置?”

    师娘看了眼王升,光明正大的‘滥用职权’,“正本送去研究所备案,再单独复印一份,让王升道长看看是不是真正的修道典籍,专业人士的意见我们总要参考才行。”

    王升眨眨眼,他对药神谷道承本就没什么兴趣,就想开口拒绝。

    但一想到师娘发火的模样,以及家里还有一位不孕不育的父亲……

    咳,长者赐,不可辞。

    就当这次的辛苦费了,反正日后药神谷要追究起来,他就说自己只是当时鉴定了一下,不知怎么就记住了一点内容。

    也挺好解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