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品书客 > 地球第一剑 > 第二十八章 组长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品书客] https://www.pinshuke.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饭后,几人嗑着瓜子、喝着茶水,在人饭店包厢里闲谈。

    “升哥,你这剑法练了多少年了啊?”施千张随口就问、张口就来,也是没什么忌讳。

    “算是三年吧,”王升倒也没隐瞒,“也是从小爱这个,上山之前就有些底子。”

    施千张顿时竖起大拇指,嘴唇上粘这半片瓜子皮,嘿嘿笑着:“牛X!你这剑,要是在天地元气回来之前,其他人非要练一辈子才行啊,厉害厉害。”

    “也不尽然,”柳云志轻声道,“就算天地元气并未归来,非语道兄的剑道境界也不会比此时弱多少才对。家师常说,万法修行,终归于一路,那便是一个悟字。”

    王升稍微有些尴尬,刚要自谦几句。

    一旁,孟洪笑道:“说出来怕两位不信,我们四个也是今日才知道王升师弟有这般剑道修为。他平日在山上,深居简出,居于后山修行。如今想来,王师弟能在今日一鸣惊人,并非没有道理的。”

    “师兄可别捧杀我了,”王升笑着摇摇头,很淡定的将话题引开,“千张道兄之前所用那张黑符竟能凭空将四摞符?化出来,云志道兄以符?之法,竟能招来天雷御敌……这些才是让人叹为观止的道术。”

    柳云志笑而不语,施千张却是讪笑了声,言道:“那只是小小的障眼法,吓唬人用的,那四个布包早就在我身上绑着。唉!”

    这家伙长叹了声,“今天本想着小爷我在他茅山出出风头,扬名天下以后也好接点商演什么的,没想到遇到了你这一把剑……我家那老头子还说我这次出门要遇贵人,这是贵人啊?这分明是剑阎王啊!这!”

    咚咚……

    包厢门被人敲了下,有个小脑袋凑了进来,明眸大眼梳着齐刘海,却也是一身道衣的装扮。

    王升看这少女有些眼熟,大抵是今天在茅山上见到过。

    她脸蛋有些发红,小声问着:“武当山的几位道兄是在这里吗?我是崂山的小修士,想找武当山的非语师兄和不语师姐合个影……可以吗?”

    王升:……

    王升和牧绾萱这个当事人还没点头,一旁施千张已经热络的站了起来,对着门外招呼:“来!进来!他们就在这!”

    话音刚落,包厢门推开,七八名身穿道衣道裙的年轻男女一拥而入。

    走廊中,又有不少人闻风而来,有来打个招呼混个脸熟的,有来看热闹想趁机与人论道的,后来也有不少坤道修士,是来找柳云志要签名什么的。

    小小的包厢中,场面迅速失控……

    忙活了一个多小时后,王升和牧绾萱有些狼狈的回了宾馆,孟洪他们四个,反倒是跟柳云志和施千张一起去逛夜市了。

    之前好一顿操作,王升的微信好友多了一个列表,里面有数十个人名,都是‘凑巧’遇到的,各山各派年轻一辈的联系方式。

    还加了四五个交流群,但群消息都被王升屏蔽掉了。

    牧绾萱的微信上也多了几个联系人,不过都是对这位结胎境‘大修’颇为崇拜的小仙女们,师姐为此偷笑了许久,一副想做大姐大的模样。

    虽然自家门派连个正式的名都没有,上上下下也就他们师徒三人,作为一个今后必将大有作为的师门,在修道界拓展下人脉也是很有必要的。

    为此,王升颇为认真的为每一个来加自己好友的年轻男女做好备注,记下了每人的门派、姓名、道号,以防今后闹什么笑话。

    当夜已经有代表团启程回返,武当山一行等明天上午就出发回山。

    而王升此前已经买好了从茅山到自己老家的车票,车程也只有两三个小时,明天上午就带着师姐回去探望父母。

    人都说近乡情怯,今晚他也是有些难以入睡了。

    爸妈会不会说些让师姐难堪的话?

    比起今日交流会对后面的影响,这才是王升最担心的问题。

    ……

    徐徐的夜风中,香客无法靠近的茅山后山总算恢复了往日的清净。

    崇禧殿外已经收拾妥当,只有三两茅山弟子在走动打扫,各位外山的道长都去了山下小镇,各位茅山的道爷也回了各自的道观山屋。

    那位此前曾主持下午道术交流大会的茅山道长,正端着一把拂尘踏入此间,似乎是下山送行刚回来。

    “你们几个,先去别的院子打扫。”

    “是。”

    几名茅山弟子低头领命,小跑着离开了此地。

    等确定周围没了人影,这位道长方才缓步走到了崇禧殿前,微微屈腿,身形仿若一只鹰燕展翅而起,在屋檐之下顺手一抹,又如柳絮般飘然落下。

    他手中多了一个小小的方盒,盒子一面有个小孔。

    这位茅山主事的道长也不是什么军事迷,不知道这个看似不起眼、实则是特种装备的小方盒那昂贵的价格,只知道这玩意的具体作用。

    ——可以连续拍摄二十四个小时的高清晰度视频。

    将一张小小的卡片靠近方盒底部,方盒发出轻轻的嗡鸣声,这表示已经将今天拍摄的视频储藏并开始传输了负责接收的远程端。

    这位道长目光之中,不免划过几分犹豫的神色。

    “唉……”

    崇禧殿深处传来一声轻叹,这道长动作一僵,迅速将手中方盒收进了袖口,但他刚做完动作,一位身着长衣的白袍老者已经无声无息站在他身前。

    “师、师父,您未闭关吗?”道长嘴角露出几分讪笑。

    老者轻声道:“你可想好了?若这般做了,恐有失信失义之嫌。”

    道长沉默了一阵,方开口道:“师父,我这般做也是为了整个修道界考虑,并非只是为了咱们茅山一家得失。”

    “话虽如此,但你……罢了,为师既然已将掌门之外传给你,便不该多过问你这些。”

    老者面容有些戚然。

    道长叹道:“师父,现如今不比千年前,千年前世俗不过刀剑弓马,现如今,枪械、炮弹……

    哪怕咱们修为到了高深的境界,若国家要动咱们,茅山一夜之间也会被夷为平地。

    师父您也说,现如今是太平盛世,这世间用不到咱们修道之士去护卫什么,咱们只需管好自身,接受国家的监管,确保修道界不会影响到世俗秩序,便足矣了。”

    “罢,罢,为师闭关修行便是了。”

    老者摆摆手,身影随风飘入了殿中,消失在了殿深处。

    道长躬身相送,看着袖子中的那黑色方盒。

    一只绿色的小灯轻轻闪烁,视频传输已经完成。

    虽早已下定了决心,但此时依然免不了有些怅惘,似乎是自己做了背离师门、对不住诸位同道之事。

    这位茅山道承当代掌门轻声一叹,甩了甩拂尘,朝着一旁侧门而去。

    “都道山中多清净,只因世俗无了尘。现如今,哪里还有什么洞天福地,清安仙门。”

    ……

    与此同时,茅山山外小镇。

    镇外偏僻的地界,一处食品加工厂厂间,十多人忙碌在两排电脑前,有一排显示屏中的影像,是茅山小镇各处角落。

    而另一排电脑屏幕的画面,正是各个道门名山代表团落脚点。

    这里的十多个人,在监视着整个茅山小镇。

    除了来来回回路过人员的脚步声,以及几个年轻男女不断噼里啪啦敲键盘的响动,这里倒也算颇为安静。

    然而这份安静,迅速被一声呼喊打破:

    “组长,二号机有视频传过来了!”

    一旁角落,正躺在沙发上闭目养神的那位‘组长’立刻站了起来,踩着高跟鞋迅速走了过去。

    这位组长的行动,顿时牵动了周遭这些男女老少的注意力,有几个男人也是忍不住多瞧了这位以严厉和雷厉风行闻名的组长几眼。

    她身形偏瘦,修身的小西服让她在干练之中多了几分女人应有的妩媚,齐耳的短发也收拾的十分得体。

    明明已经四十多岁,但身材却依然保持的十分不错,整体曲线也当得上妖娆二字。

    那张不施粉黛的脸,去始终不如年轻时那么美了,多了一些生活的打磨,总不免有了一些细细的皱纹。

    ‘组长’走到仪器前,声音不急不缓的吩咐着:“里面应该有十多个小时的录像,尽快把里面有用的信息挑出来。”

    “是,组长,十五分钟就能搞定!”

    组长轻轻点头,抱着胳膊就在那处办公桌旁看着。

    这次茅山道门大会对他们这个部门的意义非同小可,是她观察这些道门实力,以及修道界整体氛……

    那个掌控着鼠标的年轻汉子鼓捣了几下,手指轻轻颤了颤,咽了咽口水,颤声道:“组长,您能让我自己弄一会儿不?您在这……我不太适应……”

    “快弄吧,”这位组长脸一黑,并没有多说什么,向后退了两步,走向了一旁。

    她一走,这群对这次道门交流大会颇为好奇的年轻人,顿时探头抻脖子,盯着那台开始处理视频文件的电脑屏幕。

    这位组长对此并没有多说什么,走到了一旁一处档案柜前,时不时会看一眼自己的手机。

    “组长,咖啡,”有个穿着夹克杉、头发花白的大叔笑着凑了过来,手中端着冒热气的纸杯子,笑着调侃了句:“这些刚入组的小家伙都有些怕您,组长你别介意。”

    这位组长大人撇撇嘴,并没有多说什么,端着纸杯小心的抿了口。

    有些苦了。

    这个大叔应该是跟这位组长共事了很久的那种,虽然也不敢在她面前开玩笑,但知道的事明显多一些。

    “组长,小娜那边有消息了吗?”

    组长目光之中划过少许忧虑,略微摇摇头,“没有,我已经安排人去她学校找了。”

    “放心吧组长,就是小姑娘耍耍性子,我那闺女也有过这段时期……”

    “卧槽!”

    “卧槽!”

    “槽!”

    围着那边电脑屏幕的几个年轻人突然一阵怪叫,有个家伙还扭头喊了声:“组长!快来看!这个人用的剑法!绝对是电视剧里才有的剑法!”

    组长和那个大叔立刻走了过来,周围除却守着几个控制台的人员不敢离坐之外,都闻声朝着这边凑了过来。

    电脑屏幕中的画面已经被摁了暂停,那是王升舞剑的画面,哪怕是被冰冷冷的电子仪器记录并呈现了一遍,依然显得有些梦幻。

    组长皱眉问:“他是谁?”

    旁边有个抱着档案袋的年轻女孩立刻回答:“王升,跟随武当山代表团而来,上午时一直坐在观众席没露过面。他道号是非语,根据我们窃听到的信息整理,他师父道号青言子,据说修为已经在结胎境之上。”

    组长手中的纸杯轻轻晃了下,两滴咖啡洒落在指尖,却对滚烫的咖啡恍若未觉。

    “你说,他师父是谁?”

    那小姑娘感受到组长眼神的变化,下意识哆嗦了下,档案袋差点都拿不稳。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