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品书客 > 大宋超级学霸 > 第五百七十四章 曹秀入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品书客] https://www.pinshuke.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范宁回泉州已经十天了。

    这两个月他暂时不出海,全身心投入到船队的筹备中去。

    之前从范氏商行租借的十五艘桨船已经还回去了,三年前,海外经略府又在各船行订购了三十艘万石桨船,已经陆陆续续交货。

    这一年中,官府的桨船都在进行小规模的组队训练,以适应远航的需要。

    眼看范宁就要迎娶曹家之女,范府表面上看起来还比较安静,但安静中却隐隐有一些小小的波澜。

    范宁的母亲张三娘很不满这次范曹利益婚姻,她对目前的状态十分满意,家庭和睦,孙辈满堂,她很害怕再来一个曹家之女会打破这种和谐。

    她几次在吃饭时公开埋怨儿子答应这门婚事。

    另一方面,她很愧疚两个儿媳,不得不表示出对儿子的不满,用这种方式来安抚两个儿媳,要是她表现出满意赞同,让两个儿媳心中怎么想。

    相对于张三娘的不满,朱佩和欧阳倩表现得倒很平静、很大度,尤其朱佩,甚至已经开始指挥丫鬟们给新人收拾院子。

    范宁的内书房必须腾出来,搬去西面,那边正好还有一个空院子。

    东面的四个院子自然就成了三妻一妾的住处。

    尽管朱佩和欧阳倩对范宁娶第三妻表现得很大度,但那也只是表面上,私下里怎么收拾范宁就不为人知了。

    至少很多人都发现,范宁去小妾阿雅那里过夜的次数明显增多。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到了十一月初,曹家之女出门了,赶在内河结冰之前出发,前往泉州。

    陪同曹秀出嫁的是她父亲曹佾,曹秀的生母已经去世,现在的后母没有跟随她南下,也是因为曹佾将在明年二月跟随范宁出海的缘故。

    范家也开始张灯结彩,包括范宁码头也挂上了近百盏大灯笼,夜里灯笼齐亮,格外地璀璨夺目。

    十一月十五日,曹家由三艘三千石大船组成的船队抵达了晋江河口,此时已是黄昏时分,夜幕即将降临,范家的迎亲船已等候多时。

    新娘要在这里换船,坐迎亲船前往范家。

    两艘船缓缓靠近,一架有扶手的人行踏板在两艘船之间出现,这也是近几年才发明一种登船设施,所有千石以上船只,在船舷两边都有接口,接口都是统一的,搭上安全船板,扣上接口,船上的人便可以在两艘船之间迅速转移。

    一名使女扶着头戴盖头的新娘缓缓上了迎亲船,迎亲船这一边是阿雅带着几名使女前来迎接。

    新郎范宁也在船上,他上了送亲船,和岳丈曹佾以及其他曹家亲友见了礼,这才返回迎亲船。

    这次曹秀出嫁,曹家也是下了极重的陪嫁,光陪嫁的黄金就达三万两,还有京城土地五千亩,京城五亩宅一座,另外各种名贵的首饰、瓷器、绸缎、家具、茶饼、书画等等不计其数,足足装了两艘大船。

    虽然曹秀是作为下妻出嫁,但仪礼和正妻没有区别,也是明媒正娶,甚至太后还封她为郡夫人,和朱佩的诰命一样,不过曹太后还算是比较会做人,在封曹秀郡夫人的同时,将欧阳倩的诰命也由淑人升为郡夫人,以免引起欧阳家的不满,使新娘在范家难以立足。

    迎亲船上灯笼一亮,在晋江上缓缓而行,流光溢彩,格外吸引人注意。

    三艘送亲船则跟在后面,向泉州城内驶去。

    范宁走进了船舱,使女连忙向范宁行礼,“参见姑爷”

    正在陪曹秀说话的阿雅起身,摆摆手,让大家都退下,把大船舱留给新人。

    范宁在曹秀身边坐下,笑道“一路坐船过来,很辛苦吧”

    “还好,风浪不大,没有晕船,一路都是风平浪静。”曹秀轻柔地回答道。

    “也是不巧,正好我在泉州任职,家也搬到泉州,如果家在京城,就不用这么辛苦了。”

    “官人会一直呆在泉州吗”

    范宁摇摇头,“不会,最多两年,我就要回京任职了,倒时候大家还要搬家回京城,不过泉州的宅子依旧会留着,说不定什么时候又回来。”

    沉默片刻,曹秀又低声道“封郡夫人诰命不是我的本意,我没有一较高低的想法。”

    范宁笑了笑,“没有人会怪你,阿佩也是有度量的女子,她很清楚没有人能取代她,她视你为小妹而已。”

    “那我就放心了”

    这时,范宁轻轻握住了曹秀的手,曹秀低下头,却没有挣脱,任由范宁握住她的手。

    好一会儿,范宁笑道“我们的府宅很有自然气息,府宅有山有湖,真儿养了很多小松鼠,小刺猬,还有几只鹿,前些日子,两对天鹅和一群大雁从北方飞来过冬,就生活在我们小湖的芦苇中,受到了全家的欢迎,府中还有一片草地,能骑矮种马,相信你一定会喜欢。”

    范宁的娓娓述说使曹秀紧张的心情慢慢放松了,不知什么时候,范宁的手已经搂住她的肩头,曹秀轻轻依靠在夫君的肩头,这一刻,她心中忽然有了一种难以言述的安全感,让她对今晚的洞房之夜也开始期待起来。

    大宋各地的婚俗都大同小异,新娘进了男方家门,当天就要入洞房。

    出于对曹家和太后的尊重,范家也花了很大的精力筹备这次婚礼,范铁戈在京城全权负责订亲送财礼,而在泉州,主婚则由范宁的四叔范铜钟主持。

    码头上灯火璀璨,一幅长长的红地毯从码头一直铺进了府宅,阿雅作为喜娘将全程陪同新娘。

    朱佩和欧阳倩也给足了面子,在婚礼中不会出现,避开了婚礼,新人拜堂成亲,向高堂行礼,泉州有名的士绅都被请为宾客。

    一场热热闹闹的婚礼,直到亥时后才结束,送新郎新娘入洞房,开启了新娘一生中最难忘的洞房之夜。

    不过曹秀毕竟是下妻,到了次日,还有另一个仪式,她要向主妇奉茶,主妇接了她的茶,才算正式接纳她进范家。

    历史上,大妇不肯受妾的茶,这种事情还常常发生,很多妒心重,或者有手腕的大妇就常常用这种办法来收拾小妾。

    一旦发生,丈夫也没有办法,只能暂时在外面给小妾找房子住下,等慢慢说服了大妇,小妾再重新回来奉茶,这样一来,小妾一般都会被收拾得服服帖帖,不敢再和大妇较力。

    不过范家不会有这种情况发生,朱佩没有为难曹秀,直接接了她的茶。

    朱佩对一旁有点紧张的范宁笑道“夫君去忙吧我和阿秀妹妹说点话,你就不要在旁边了。”

    范宁无奈,只得讪讪离去了,欧阳倩要照顾感恙的女儿,打了招呼便起身离去了。

    朱佩笑道“阿秀,我们出去走走。”

    曹秀乖巧地跟在朱佩身旁,她心中也暗暗赞叹,久闻范宁的妻子美貌无双,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可依旧美艳无比,让曹秀略有点自叹不如。

    她们走进围廊,朱佩给她介绍,“这里便是后宅的中心,围廊左右各有四个院子,你昨晚住在东三院,以后那里就是你的院子,关上门就是你的世界,我们家一直就是这样传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领地,就算是我,没有你的同意,也不能轻易进你的院子,当然,夫君例外,他都可以进。”

    曹秀点点头,这一点她也很喜欢,她的院子有六间屋,住着她和两名使女,就算将来有孩子也足够了。

    围廊中间是一潭池水,和外面的湖水连为一体,池水里养着各种锦鱼,这时,曹秀忽然发现一只白天鹅从外面游入,后面还跟着一只天鹅,她眼中顿时闪过一丝惊喜。

    朱佩看了看她,笑了起来,“住在这里,这样的惊喜会有很多,可惜我们家的小精灵古怪有点伤风,否则她一定会带着你去看各种动物。”

    “小精灵是谁”曹秀小声问道。

    “是夫君的长女,叫做范真儿,倩姐的女儿,很快就七岁了,调皮可爱,热爱树林和各种动物,有她在,我们家就算蟑螂也能寿终正寝。”

    曹秀噗一声笑出声来,她欣然道“这样说起来,我真的很盼望见到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