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品书客 > 大宋超级学霸 > 第三百九十一章 幕后真相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品书客] https://www.pinshuke.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坦率地说,范宁并不了解谏院,他虽然为官已近八年,但大部分时间都在海外做官,尽管已升到从四品高官,但他对朝廷职能的了解程度,恐怕还不如一个七品朝官。

    “我不太明白,请相公赐教!”

    韩琦微微一笑,“谏官可是有弹劾权,如果不调查监督,怎么弹劾官员?”

    “这个我也知道,但谏官本身有监察的职权吗?”

    “当然有!”

    韩琦不慌不忙道:“谏院下面有登闻鼓院与登闻检院,登闻鼓院是接受民间建议或者告状,如果登闻鼓院拒绝接受上书,上书者则有权向登闻检院要求复核。

    如果上书的内容涉及官员,这个复核的过程实际上就是对官员的审查监督,这就是谏官对官员行使监督审查权,无论是朝官还是地方官,所以很多谏官同时挂有监察御史的头衔,就是这个缘故。”

    停一下,韩琦又道:“谏院有两个谏议大夫,其中一个兼掌鼓院,另一个兼掌检院,原来掌检院的左谏议大夫是包拯,他现在出任御史中丞,我估计官家就打算让你接包拯的职务。”

    韩琦的解释让范宁如释重负,如果自己有监督审查职能,那他的计划就能继续下去,至于投书不过才检,那纯粹就是一个技术问题。

    沉思良久,范宁小心翼翼问道:“韩相,欧阳修之事你怎么看?”

    韩琦对这件事心如明镜,在范宁面前,他倒没有隐藏,他冷笑一声道:“薛宗孺一直就是他姐夫的死对头,他这次用私通儿媳之事来发难欧阳修,我并不奇怪,只是这个时间点未免太巧了一点。”

    范宁也知道欧阳修出事绝非偶然,但这条线索他理不清楚,这里面肯定有他不知道的隐秘。

    “韩相能否给晚辈说说!”

    韩琦意味深长地看了范宁一眼,他隐隐猜到了范宁为什么想掌御史台,难道他是想介入欧阳修的案子?

    其实不光韩琦知道欧阳修案子有问题,很多人都清楚,但对方也干得狠辣,用公媳之污来搞欧阳修,这便让很多人心生忌讳而无法插手,韩琦也是一样,不过让范宁这样的年轻人来出手倒是一个好办法。

    韩琦想了想便道:“你知道王尧臣病重之事吗?”

    王尧臣病重?范宁茫然地摇摇头,他回来的时间并不长,还没有机会接触到这些事情。

    “我估计你也不知道。”

    韩琦苦笑一下,又缓缓道:“如果仅仅是生病,倒也无妨,可........”

    “韩相的意思是说,这次王相公很可能扛不过去了?”范宁听懂了韩琦的意思。

    韩琦默默点了点头,范宁心中的疑惑一下子解开了,王尧臣病重不治,相位就空出来了,难道欧阳修这件事和相位争夺有关系?

    范宁又有点糊涂了,欧阳修怎么也不像能上位争相的人啊!搞他做什么?

    范宁不愿多想了,他知道自己从韩琦口中就能知道答案。

    韩琦依旧不紧不慢地喝茶,范宁也平静下来,不再急躁,他发现自己的茶都凉了,自己居然还没有尝一口,他只得苦笑一声,对外间茶姬道:“换煎茶!”

    茶姬很快给他们上了煎茶,范宁闻了闻,这才细细品尝一口,茶不错,是排名第三的京铤。

    韩琦一直在观察范宁,见他能沉住气,不由暗暗点头,如果范宁毛头毛脑地追问自己,这才让他担心。

    喝了一会儿茶,韩琦问道:“你熟悉贾昌朝吗?”

    范宁一怔,‘贾昌朝!’

    他怎么会不知道贾昌朝,庆历新政失败,这个贾昌朝功不可没,不过若说熟悉,还真没有。

    “只是听说,没有交集!”

    韩琦叹口气,“这次老贾可能要复出了。”

    贾昌朝接王尧臣的位子?范宁心中闪过无数疑问,贾昌朝为什么会复出?他和欧阳修的事情又有什么关系?贾昌朝复出对朝廷格局又有什么影响?天子赵祯又是什么态度?

    总之,各种想法塞满了范宁的头脑,他却找不到宣泄的口子,还是消息的不对称的缘故啊!

    范宁看了一眼韩琦,钥匙还是韩琦这里。

    韩琦似乎陷入沉思之中,过了良久他才道:“我没有证据,但我知道,欧阳修的事情就是老贾的手段,这很符合他的作风,从名声上把人搞臭,就算挺过了朝廷审查,但也挺不过名声关,还是得下去。”

    “可他为什么要搞欧阳修?他的动机是什么?”这个关键问题范宁一定要搞清楚。

    韩琦淡淡道:“他不要想搞欧阳修,他是想得到欧阳修仇人的支持,欧阳修提倡古文化运动,并在去年科举中以此为录取的依据,你知道他得罪了多少文人?还有钱家,钱家一直就对欧阳修恨之入骨,还有张尧佐也很痛恨欧阳修,为了得到这些人的支持,贾昌朝随手抹黑了欧阳修,虽然他的手段令人不齿,但你却绝不能小看他,此人手段之狠辣,意志之坚定,你除非击败他,让他自己妥协,否则你的妥协不会有任何结果。”

    范宁有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为了获得欧阳修仇人的支持而搞臭欧阳修,手段是够狠辣,但人品也确实下作了一点。

    韩琦冷冷看了范宁一眼,“连我这么鄙视他的人都叫他老贾,你千万不要小瞧他,你稍有不慎,就会被这只笑面虎撕得粉碎!”

    “晚辈谨记教诲!”

    韩琦对他谦虚的态度还算满意,又笑问道:“对我刚才那番话,你还想到了什么?”

    范宁当然想到了,而且是关键问题,“刚才韩相说,贾昌朝和张尧佐有交情?”

    韩琦心中夸赞,这个孩子确实厉害,自己说得那么含糊,他却能一眼看到问题的实质,他点点头,“贾昌朝支持琅琊郡王。”

    琅琊郡王就是张贵妃的义子赵文恽,随着天子赵祯的身体日渐衰弱,皇嫡之争也渐渐浮出了水面,这也是范宁不愿去地方为官的缘故,最关键的几年啊!他怎么能落下这班车。

    “你就不想问点别的?”

    韩琦笑眯眯道:“错过我这个村,以后就没有店告诉你真相了。”

    “有!”

    范宁点点头,“我心中很疑惑,天子真是看到《朝报》才决定让我掌谏院吗?”

    “你自己觉得的呢?”

    “我觉得.....事情应该没有那么儿戏!”

    韩琦笑了起来,“你能意识到这一点很好,我们几个相公嘴上都说是这个原因,但我们心中都清楚是另有缘故。”

    “那是什么缘故?”范宁追问道。

    “你知道帝王心术的核心是什么?”韩琦反问道。

    “平衡!”范宁脱口而出。

    “你明白就好!”

    见时间已经差不多了,韩琦起身拍拍范宁的肩膀,“估计下午就会有吏部消息传来,你回家去等着,今天就不要乱跑了。”

    “晚辈知道!”

    范宁还想深一步问问赵祯的平衡究竟在哪里,韩琦却不给他机会了,他已走到门口,范宁刚要起身,韩琦又回头笑道:“那个吕惠卿不错,王安石也向我推荐了他,我会给他一个机会。”

    说完,韩琦便扬长而去。

    范宁却愣住了,王安石也推荐了吕惠卿?这个人心机深沉啊!不光找了自己,还上了王安石的船,

    .........

    黄昏时分,吏部郎中张云锦找到了范宁,向他正式通报了吏部的任命。

    官阶不变,依旧是从四品太中大夫,出任知谏院、权左谏议大夫,掌登闻检院,并要求他明天一早到吏部报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