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品书客 > 下凡仙君被人骗了 > 第 130 章 第 130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品书客] https://www.pinshuke.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不同于桃柳风月的烟花巷,意趣高雅的临渊王举办宴席的地方远离凡尘,在一方仙都乐国处。

  冷月如霜寒雾沉沉,水平如镜的静湖上,一艘奢贵豪华的画舫如琼楼玉宇般浮在镜花水月的仙都上,煌煌灯火倒映在浮光耀金的水面,千点星辰垂野,分不清天上人间。

  朱栏竹帘,绮窗丝障,处处仙清处处浮靡。

  临渊王出席的酒宴,国师必定早到。

  何况这回王爷还是东道主人。

  国师身穿暗纹浮光的纯白仙袍,和一身玄色绣金的临渊王一白一黑,对比强烈泾渭分明。

  两人目光隔空相撞,什么话也不必说,四周都已能感受到二人间汹涌闪耀的剑影刀光。

  画舫玉宇的三层高厅赤绫扬扬高悬而下。

  高台上一琴姬玉指芊芊,琴声神意宛转,曲调高妙幽远,隐隐带出丝丝绮靡悦情,像柔软羽毛在心头轻轻撩拨。

  光这一曲,就能挑动春风,靡情荡漾。

  临渊王宴请的高门显贵很多,为了伺候好这些达官贵人,各色侍女美妾更如万花庭院桃李芳菲。

  对于此场宴会中身份最为尊贵,权倾天下的下凡真仙,细致入微的临渊王安排更为周到。

  除了绝俗美姬,还有俊美男妾。

  或清秀或妖冶,齐聚了人间万端靡雅百媚千娇。

  上回国师在醉红楼设宴,权贵们都在猜测,国师喜好人间的浮靡风月。

  而这次临渊王将人间声色搬到了天宫,穷极奢华。

  这莫非是王爷在向国师示好?

  想必对于国师的处处刁难针对,王爷也夙夜难安。

  临渊王行止端方,即便在春霞浮靡处,也依旧如写意山水,磅礴雅致水烟氤氲不染俗世尘埃。

  清艳眼梢微弯,意指一众美姬男妾:“不知国师觉得如何?”

  国师艳色无双,意态仙姿缥缈,却笑得有如鬼魅,诡艳阴怨。

  “和你比起来都差得远。”

  权贵显赫们顿时又是一瞬怔然。

  不少人以为临渊王敬献美色男宠,打算以此和国师握手言和冰释前嫌。

  然而此刻宴会还未正式开场,宾客都还没到齐,二人之间就已暗流涌动,针锋相对咄咄逼人。

  宾客之中不乏好奇疑惑者,更不乏隔岸观火者,皆在一旁沉默不言,等着看他二人暗斗。

  此时琴声骤停,琴姬烟视媚行走到台下临渊王身边,向国师行礼,口称“久仰国师大名,今日得见实乃三生有幸。

  她挽着王爷的手臂,态度甚是亲昵。

  看客恍然顿悟,金凤楼的这位头牌,原来是临渊王的宠姬。

  迟肆眼色浑然一暗,嘴角恶笑更是狠戾。

  却听到琴姬笑音雅媚:“不知妾身和醉红楼的头牌相比,谁更貌美?”

  风尘艺姬之间的争奇斗艳并不新鲜,这话若是对于外人来说,并无特别之处。

  然而杨念远上回宴请国师时,请了醉红楼第一的舞姬,得知她和国师之间的私情。

  此刻金凤楼的头牌当着他这样问,怕也是在临渊王的授意之下,有挑衅之意。

  想必在国师眼中,定然是舞姬更美。

  只是若在琴姬面前直言不讳,有些拂了姑娘脸面。

  宾客们站在一旁默不作声,作壁上观等着听国师作答。

  几声阴意森寒的冷笑,传入耳中渗得人心寒:“当然是我。”

  众人一怔,此话是何意?

  还没从惊惶中回过神,已来了更让人震惊的举动。

  国师竟然直接扯过了临渊王,笑意森然地看着对面琴姬。

  翻腾醋海的怨怒,让所有人皆是大吃一惊,却又似乎有种恍然大悟之感。

  莫非国师对临渊王……?

  既然已经按捺不住心火,怒火攻心迈出了这一步,迟肆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扯着杨闻拓的手臂将人拉出宴会大厅。

  留下一众宾客楞在原地目瞪口呆。

  来到专为客人寻欢作乐的厢房,狠踢上门,阴怨艳目狠戾地盯了对方几息,随后低笑着说出“你赢了。”

  杨闻拓同样怔然,没料到对方会有这样的倏忽举动。

  他站在原地,一时也不知该如何应对。

  突然一阵风压狂掠而过,两道人影纠缠着倒在软榻上。

  轻柔刺痛和温沉呼吸掠上苍白脖颈,再一次被打上淤血殷红的印记。

  接着是唇齿间的疯狂啃噬。

  难耐的饥渴压过一切思绪,只剩食肉寝皮的蚀骨深情。

  “迟肆。”曾日夜在耳边蜜意轻呼,再熟悉不过的清雅音调此刻却像冰瀑直坠三千尺,冻的人心尖冰凉。

  迟肆动作猛然一顿,抬起眉眼,对上那双染尽风华的双眸。

  澄澈琉璃依旧如千年深潭,霜冻无波。

  自己已被燎原大火灼伤全身,对方却还是一块阴寒锋锐的冷铁。

  “你还想要我怎么样。”

  他都已经认输了。

  暖黄的烛光摇曳,在赤色红绫上映照出暧昧绮靡的身影。

  回答他的却只有沉默呼吸。

  “你……让我再想想。”

  迟肆不由得一声冷笑:“还有什么可想的?”

  无论王权富贵,只要是阿季想要的他都能给。

  还有什么可想的?

  只要让他饱食一顿,明天就能让对方坐上龙椅。

  回答他的还是只有冷漠的呼吸。

  无论他如何挑弄是非,心尖上的挚爱,动情不动心。

  “阿季,”低沉嗓音再次染上阴寒怒怨,“你到底,有没有对我动过心?”

  往日所有的缱绻旖旎,所有情深意切的山盟海誓生死相依,仿佛都是他臆想出来的虚幻泡沫,在阳光下闪耀着绚璨夺目的光辉。

  述尽三千世界最销魂的绝美滋味,却脆弱得一碰就碎。

  不愿再等对方回答,已再次疯狂啃噬,堵住伤人伤心的字字词词。

  美味却冻彻心扉。

  无论回答如何,已经不再重要。

  他不在乎。

  他一生恣心随性,肆意妄为。

  他已弥足深陷,万劫不复。

  即便会将自己也割的血肉淋漓伤痕累累,也要紧抱这把见血封喉的绝世利刃一同沉沦。

  一只凡尘蝼蚁三言两语就骗去了他余生所有岁月。

  在入骨深情面前,谁都卑微得如同草芥。(*)

  “迟肆。”还是那声漠如寒刃的冰凉话语。

  没有答案。

  无论是他想听的,还是不想听的。

  最初,他曾想过一定要狠狠报复回来,让欺骗他的人付出高昂代价。

  然而他这个人脾性好,不容易生气也从不记仇,没多久气就消了一半。

  他只想让对方乖乖低头认个错,道个歉。

  事到如今,连道歉都不用了。

  饥渴难耐的丛生邪念再也压抑不住,他只想把心尖玉食咬死在塌上。

  无论珍馐佳肴如何挣扎抵挡,也要到吃饱了再停手。

  ……可终究还是舍不得。

  舍不得强迫,舍不得此生挚爱受一点伤害。

  他中途停下了宴席,扣住骨节分明苍白冰凉的手,抚上狰狞。

  美味还未入口,已草草了事。

  红烛摇曳,赤红绸缎如网,绕着蚀骨深情,束缚着不得不强忍的饥火。

  纠缠的阴影寂静无声。

  此时门外忽然响起一阵喧哗,夹杂着惊慌失措的呼喊。

  虽然明知不便打扰,外面有人却不得不硬着头皮敲门:“国师,王爷,不好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