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品书客 > [综漫]我磕的CP必须锁! > 第7章 第七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品书客] https://www.pinshuke.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荒霸吐事件后,森鸥外成功招揽「羊之王」中原中也和太宰治。组建自己的势力,将港口黑手党内的先代党全部铲除,确定了自己的统治地位。

  又用了将近一年的时间,扩张地盘、签订保护贸易的协议、处理与其他组织之间的战争……一时之间,港口黑手党已经具有站在横滨势力顶端的条件。而,太宰治和中原中也在一次任务中,因全灭敌人被称为「双黑」。

  就在这种时候,某个有钱的异能者死亡,各大组织为了争夺五千亿财产展开争斗。

  这场争斗持续了88天,是横滨黑手党史上死伤最多的一次战争,通称「龙头战争」。

  不过,这一场腥风血雨和日和坊没有任何关系。甚至是在战争结束后,她才知道事情的始末。

  为了防止不懂规矩的人打击报复,她被太宰治禁止出门。每天只能在家看他专门搜集的漫画、小说或者打游戏机,等待着晚归的太宰治带着各种美食投喂。

  如果不是身为一个妖怪,她大概需要去配一副近视眼镜,并且已经变成一个超级大胖子。

  现在是战争结束后的第一天。

  太宰治一如既往地在中原中也家蹭浴室,将一身的硝烟味、血腥味全部洗去,带着湿润的发走在还未清理干净,满是弹痕血迹的街道上。手上提着让部下特意买的,日和坊最喜欢的芒果千层,恬静的外表与周边环境格格不入。

  因为讨厌中原中也,太宰治特意选择和他相距很远的地方作为他们的家。所以,当他站在房门前时,黑发已经完全干透了,被风吹得稍显凌乱,别有一种美感。

  他就像普通的下班族,带着轻松的笑容,提着给家人的礼物,打开房门,温柔的声音透着喜悦和期待:“我回来了~”

  没有人回答,屋内没有开灯,黑暗与静默充斥着这个空间。

  太宰治的脸色沉下去,手不自觉地握紧口袋,发出咔吱咔吱的声音。他走进去开灯,亮起的灯光范围内没有出现日和坊的身影,桌上一张纸条静静地躺着。

  上面写着:我闻到了熟悉的气息,出去一下,很快回来。^_^

  苍白的手指在右下角的笑脸上摩挲,太宰治扬起意味不明的笑,眸色深沉,压低的气声从他唇齿中露出,带着一点嘶哑,拉长的语调显得莫名的色.气:“真是不听话呢~”

  看来要惩罚一下,才能让她学乖了。

  另一边。

  日和坊在狭长的街道上快速穿行,突然刹车,顿在原地,掩住口鼻。

  “啊切!”

  “是谁在念叨我吗?”她揉了揉鼻子,小声嘀咕一句。随后捂住咕噜咕噜叫的肚子,哀叹道:“好饿啊,早知道应该等太宰回来吃完饭再出门的。”

  也不知道他会带什么好吃的,好想吃芒果千层啊~

  她吸溜一声,摇摇头猛地向前冲,继续追着熟悉的气息跑去。

  像是故意引诱一般,那道气息始终隔得不近不远,就算她刚刚停顿了一段时间,也没有消散。

  也不知跑了多久,日和坊站在一个废弃仓库前,有些忐忑地从开着一丝缝的大门处望进去。里面一片漆黑,只有一束月光透过窗户照进去,光晕边缘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反光。

  日和坊推门走进去,那道光闪烁着凑近,伴随着窸窸窣窣的声音,一位如冰似霜的美人出现在她面前。

  墨蓝色的长发挽起,右边留下一缕修饰她精致的脸庞。白色的和服性感的露出大片如玉般的肌肤,白色细密鳞片严丝合缝贴合的蛇尾从下摆处蜿蜒在身后,支撑着她的身体。

  她葱白的手指打开折扇,好似羞涩般掩住半张脸。烟灰色的眼睛透着一点蓝,冰冷的目光上下打量着日和坊,像是挑剔货物一般。

  “清姬?”

  清姬没有回话,摆动着尾巴,凑得更近,几乎和日和坊贴在一起。合上精美的扇子,用顶端挑起她的下颌,目光如淬毒一般寸寸腐蚀她的面庞。清冷和柔媚糅合,婉转动听的声音诉说着最恶毒的诅咒:“你也为爱发狂吧。”

  日和坊一脸懵逼,宛如巨大的蒲扇,红色的焚身之火扑面而来。

  如此近的距离,清姬是打算连她自己一起烧了吗?

  日和坊战术性后仰直接躺倒在地,忽略后脑传来的钝痛,狼狈地连连打滚远离看着不正常的清姬。

  日和坊心疼地摸摸被火灼烧,变得参差不齐的发梢,残留的热度还有些烫手。灿金色的一双眼被怒火点亮,在黑暗的仓库里,就像猫的镭射眼一样亮,“你做什么?!我们都没怎么见过吧?”

  “你就是用这样无辜的姿态将大人迷惑了吧。”清姬看着她的模样,双眼几欲喷火,咬牙切齿地说道,“不要脸!”

  “谁迷惑了?!谁不要脸了?!我都不知道你在说谁!”

  “不要狡辩!”清姬厉喝一声,烟灰色的眼眸半敛,脸颊染上一丝绯红,略显羞涩地说道:“只要你死了,大人就会和妾身永远在一起了。”

  话音刚落,她便猛地摆尾,以极快的速度贴着地面前行。转眼间就出现在她身侧,粗壮有力的蛇尾携着破风声劈下来。

  日和坊被击中背部,横着飞出去。像被丢出的保龄球,撞倒一排又一排堆积的木箱,失去平衡的木箱塌落将她掩埋。

  灰尘和碎渣飞舞,烟雾覆盖的废墟没有一丝动静,但清姬知道日和坊不会就这么简单的死去,她蜿蜒凑近,火光在半张着的嘴里酝酿,映在唇上,仿佛涂上了一抹红脂。

  清爽又冷厉的声音响起:“等等!”

  被打断施法的清姬恼怒地瞥过去,一个少年站在门口,手里拿着一张照片。妖怪神奇的视力让她能够看清图上的每一个细节。

  那是自家大人牵着一名陌生妖艳的女子,登上轮船的照片。

  那名少年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黑暗中看不出鸢色的眸子紧盯着那片还未完全消散的烟雾,低声说道:“你被骗了哦,那家伙根本不想和你在一起,他已经背叛你和另外一个女人离开这里了。”

  清姬瞳孔紧缩,不可置信地摇头否认:“不会的……不会的!”

  “你被背叛了。”少年微微垂下头,发丝遮住了眼睛,看不清神情,嘴角勾起嘲弄的笑,“不过,现在追上去还来得及,把他绑起来一起烧掉。”

  “他应该给你记过横滨的地图吧,不然也不会带着她跑到这了。”他掏出手机,调出一张地图,上面有一个红点闪烁,修长的食指指着那个红点,“看,就在这。不快点的话,就要开船了。”

  “你可是被他背叛了。”缱绻的呢喃宛如魔鬼的低语,蛊惑着清姬踏上复仇的道路。

  清姬神色随着他的话语渐渐转变,疯狂在眼底蔓延,曾经被背叛的记忆涌上心头,那两个人的身影逐渐重合在一起。她不再犹豫,迅速从他身边掠过,带起的风吹动他披在身上的黑色衣摆,猎猎作响。

  太宰治脸上的笑容扩大,眼睛眯起,像是一个恶作剧得逞的孩子。

  无聊,没有一点挑战性,就这样也想把小傻子从他的身边夺走。真是可笑,就送他和‘最爱的’清姬一起被焚身之火烧死吧。

  太宰治走到坍塌的废墟前,扬声喊道:“还活着吗?”

  “还行,没死!”沉闷的声音从木板堆中传出,听起来中气十足,没有什么大事的样子。

  太宰治暗中松了一口气,紧绷的身躯放松。同时,手机哐当掉地上了。他这才发现自己的手在无力地颤抖,手心上四个深深地月牙印泛着轻微的刺痛。

  下次定位和窃听器还是不要放一起好了,两个同时失效,还以为来不及赶到了。

  在他思考下一次放哪时,日和坊终于历经千幸万苦地露出半截身子。只不过手上好像拿着什么东西,被几块木板卡住了。

  她委屈巴巴地瘪嘴,一双眸子波光流转,顾盼生辉,声音软软地撒娇道:“太宰~快来帮帮我!”

  太宰治无奈地叹气,踩着边缘爬上去。搬开几块挡路的木板,握住她伸出的手,把她拉了出来。连同一起出来的,还有一根细竹。

  这根细竹通体洁白如玉,分出一根枝丫坠着一片薄薄的竹叶,主干的一端也有三片组成一朵小花。银白的流光围绕着它旋转,撒下星星点点碎银,不似凡品。

  太宰治边帮她怕打身上沾染的灰尘,整理凌乱的发丝和衣裙,边疑惑的问道:“这是?”

  日和坊双眼亮晶晶地挥舞一下手中的白竹,“这是蓬莱玉枝!”

  话音刚落,太宰治还没来得及表示惊讶,一个温柔冷淡的声音响起,风中飘来一丝清香。

  “请把它给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