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品书客 > [综漫]我磕的CP必须锁! > 第6章 第六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品书客] https://www.pinshuke.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夏天的风不管怎样,都带着令人烦闷的喧嚣,就算一路狂奔风声呼啸,也无法缓解脸上的热度。

  日和坊停在无人的小巷子里,将额头抵在冰凉的墙壁上,试图以此降温。

  冰凉的触感让她急促跳动的心略微平静些许,还没完全冷静,热度先一步将墙壁侵染,令它失去了降温的作用。

  她双手拍上脸颊,一下、两下,像是隔靴搔痒。不但没有冷静下来,反而觉得脸更烫了。

  她闭眼叹息:“啊!冷静不了……”

  心脏仿佛在耳边鼓动,弹奏令人心动的乐曲,鼻尖还残留着太宰治身上的味道。两人接触的体温、说话时胸腔的震动,都随着一遍又一遍在脑海中反复播放的画面,变得越来越清晰,在心底留下深刻的印记。

  像坠落陷阱的猎物,日和坊无助地哀鸣一声。抱膝蹲下,将依旧滚烫的脸埋进去,嘴角控制不住上扬。嘴里仿佛含着一块蜜糖,甜滋滋的味道沁入心田。

  她好像有点理解天井下说的话了。

  巷口的光影随着时间的推移,悄无声息的变化,一丝光亮从日和坊手臂的间隙投射在眼帘上。她抬起头望着渐晚的天色,将思绪收敛,准备回家。

  周边的嘈杂不知何时消退,寂静的巷子只有她的脚步声在回响。像海市蜃楼,明明出口就近在咫尺,却怎么也触不到。

  日落月升,高悬的明月像一个玉盘,是今晚不该有的圆月。远处飘来淡淡的清香,风中承载着树叶沙沙作响声,带着一丝凉意拂过。

  是幻境。

  日和坊停下脚步,皱起眉头,不停地张望四周,警戒随时可能冒出来的幻境主人。抱紧自家晴天娃娃,试图从它身上汲取安全感。

  处于神经紧绷的状态时,总会感觉时间过得非常缓慢。没过多久日和坊就忍不住想要说话,试图和暗处的妖怪好好商量商量。

  但还没等她开口,幻境先一步开始崩溃。

  天空像一块黑布,被撕裂成两半,逐渐向地面滑落。夏日嘈杂的喧嚣声由远及近,伴随着渐渐逼近的脚步声,一个瘦削的身影背光而来。

  日和坊眯着眼,努力的看清。

  来人一身黑色的西装,袖口挽到手肘,披着长款黑大衣,小臂、脖颈和右脸缠绕着白色的绷带。只露出一只灰暗无光的鸢色眼眸,透过带着淡淡的红色的单片眼镜,用令人胆寒的目光注视着她。一根银链垂下,还在微微晃动,折射着红光。

  “太宰!”日和坊欢呼着扑过去,一把抱住他纤细的腰,都没想过为什么他能找到她。

  太宰治没有动,双手依旧垂在身体两侧,半阖着眼将翻涌的情绪困在里面,静静地俯视她。

  半晌后,他缓缓抬手,将还在怀抱里磨蹭的日和坊禁锢住,仿佛想将她按进骨血之中一样用力。低垂头部,把脸埋在了她的肩窝蹭了蹭。炙热的呼吸喷洒在白皙的肌肤上,燃起点点绯红。

  日和坊顿时大脑一片空白,轰的一下,像被点着一样,整个人都开始发烫,脸颊通红。扭动着试图摆脱他的禁锢,却被察觉的他更加用力地按住。

  挣脱失败的她疑惑地呢喃:“太宰……?”

  太宰治深呼吸,缓缓吐出一口气,抬起头时已经挂上了和往常一样柔软的微笑。就像是普通的出了一趟门,他放开她,稍稍后退一步,纤薄的手掌平举于她的面前。

  “回家吧。”

  他本来是想找到她后,就将她绑回去,好好地惩罚她,让她记住离开的下场。然后再把她拴在身边,一刻不离。

  只是……算了,这次也不是她的错。

  日和坊没想太多,不知道自己险些遭遇什么,将手放上去,笑容灿烂地回答道:“嗯!”

  太宰治握紧她的手,先一步转身带着她走向另一个地方。

  日和坊看着陌生的道路,奇怪的问道:“这不是回家的路呀?”

  “都是蛞蝓的错,我们搬家了。”

  “原来如此。”她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沉默两秒,突然震惊地看向太宰治,“你怎么听……不对,你能看见我了?”

  太宰治笑眯了眼,回头说道:“是哟~怎么样?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日和坊表示自己心情复杂,喜的是能互相看见,交流什么的就没问题了。忧的是自己那些悄咪咪的小动作都不能做了。

  “唉。”她无意识地先叹一口气,引得太宰治瞬间变了脸色,微妙的神情,仿佛再说只要你敢说不高兴,他就……

  日和坊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没有注意他的表情,继续小声地嘀咕:“那不是以后都不能光明正大地盯着他看了吗?也不能悄悄地搞怪了……”

  太宰治瞬间阴云转晴,莞尔一笑。他从来都没告诉过她,自己能听见她衣服上清脆的铃铛声。之前她在自己身边各种小动作,他都知道。

  当然,现在他也不准备告诉她。

  新的住所很快就到了,是一栋普通的两层民居别墅。

  太宰治打开门,优雅绅士的行礼,温声道:“请进,我的小姐。”

  日和坊毫不犹豫,相当无情地直接越过他,没有留下一个眼神。“咚咚咚”地快速跑完所有房间,在二楼的卧室倒在了自己的晴天娃娃堆里。

  这个房间的装修非常符合她的心意。

  干净柔和的米色墙面,宽大的落地窗前淡蓝色窗帘荡起波纹。阳光可以直直地照进来,轻而易举地晒到太阳,而其他家具和装饰品选用的颜色也都是她喜欢的。

  她从娃娃堆里爬出来,推开落地窗的门,坐在放在阳台的白色秋千上,微微晃荡,闭着眼感受这舒适的阳光。

  太宰治倚着门框,欣赏着门内的风景,嘴角带着柔和的笑,清爽的声音也透着满满的笑意:“喜欢吗?”

  “喜欢!谢谢!”她笑得比阳光还灿烂,耀眼美丽,顿了顿,疑惑地问道,“不过,这个是什么时候修的呀?”

  一想到这个,他美妙的心情都开始变差,都怪那个讨厌的家伙,迟早要报复回来。他眼神阴暗的想,说话的语气却依然温柔平和:“在你失踪的七天。”

  日和坊停下晃动的脚,撑起身体微微前倾,惊讶地叫道:“七天!?”

  她并没有觉得自己离开了有多久啊。她逐渐怀疑自己耳朵出问题了,要不然就是记忆出问题了。

  “对,七天。”太宰治点头肯定她没有听错,笑得像狼外婆一样,利用她的好奇心,引诱她上钩,“要不要听我讲讲这几天的事?”

  “要!”

  太宰治拖出准备好的懒人沙发,躺好后拍拍身边的位置。见她自觉的躺在了身旁,手一揽,将她楼进自己的怀中,黏糊糊地蹭了蹭。才满心愉悦地开始慢慢编故事。

  至于森鸥外交代的事情和那些报告,呵,有蛞蝓在,完全不必理会。他已经辛苦的工作了七天,是时候放个长假了。

  在这方面,太宰治真的是非常的有自觉。

  此时,在港黑大楼顶层的两个人同时打了个喷嚏,对视一秒,就当做无事发生的样子,继续说正事。

  角落里,金发的少女正在画画,身边坐着一个恍若天人的女孩。

  那个女孩浅金色的长发梳着发髻,身着天之羽衣一样华美的衣裙,眉间一点,更添几分姿色。只是那略显空洞的眼神,令人不禁感到惋惜。

  他们的正事已经说完,中原中也恭敬地离开。森鸥外支着脸,声音低沉地说道:“终于要开始了,爱丽丝酱~辉夜酱~”

  “林太郎叫得真恶心,对吧?辉夜酱~”爱丽丝嫌恶地瞥了森鸥外一眼,放下画笔,亲密地牵起辉夜姬的手。

  而被两人念到名字的辉夜姬,只是平静的将目光投过去后,就没有任何动静了,仿佛一个没有灵魂的精致人偶。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