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品书客 > [综漫]我磕的CP必须锁! > 第5章 第五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品书客] https://www.pinshuke.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说实话,日和坊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中原中也的问题。她和天井下有约定,不能把事实告诉他,而说谎她又不会。

  日和坊躲在太宰治的身后,手紧紧地揪住他的衣服,将自己的脸按在了他的背上,仿佛已经放弃了呼吸。一直略显迟钝的大脑,此时飞速运转着,努力编织着谎言,却又控制不住的走神,开始回想前几天的事。

  在百鬼之中,天井下也是一种特殊的存在。

  她与妖怪屋存在一种奇怪的共生关系,普通的房屋因为她成为妖怪屋,而她也接受妖怪屋的庇护。失去其中任意一方,另一方也会逐渐虚弱死亡。

  但就像野火烧不尽的草,天井下死亡后会变成无意识游荡的黑影,又会在其他地方选好自己心仪的房屋,诞生一个新的天井下。

  新的天井下与原来的天井下没有什么不同,是同一个灵魂。但她的记忆却会清零,只剩下基本的常识。

  前几天,最后一次给天井下治疗时。

  她看着远方打闹的两个人,眉眼低垂。嘴角扬起一个温柔的弧度,灿金色的眸子仿佛蒙上了一层灰雾,压抑的情绪在里面翻滚。

  她的声音轻细如烟,自嘲道:“说出来可能会有些可笑,但我觉得失去了所有记忆后,她就是一个全新的天井下,而不是我了。

  只要想到自己死后,会有另一个和我一模一样的妖怪站在他身旁。享受他的爱,逐渐爱上他,变得和现在一样亲密无间。我就忍不住妒火中烧,做出一些不理智的行为。

  时间越近,就越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都和中也吵了好几回。明明我不想这样的,想好好地珍惜最后一段时间……”

  她突然想起什么,深吸一口气,转头对上日和坊懵懂的目光,歉意地笑着说道:“抱歉,不该跟你说这些的,走吧。”

  ……

  砰——!

  一声巨响打断了她的回忆,日和坊慌张地循声望去。

  完了,她还没想好怎么说谎。

  她的沉默似乎让中原中也误会了什么。

  象征异能使用的黑红色光亮起,他站着的那一块地承受不住重力,发出碎裂的哀鸣,裂纹向四周蔓延,凹陷成一个圆坑。中原中也低着头,细碎的橘红色额发垂下,遮住了他的眉眼,看不清神情,气势惊人。

  日和坊,危。

  她猛地用力攥紧手,刺啦一声,可怜的布料被她无情地撕裂带走。太宰治幽幽地回头,嘴角微抿,鸢色的眸子里盛满了无奈。

  日和坊尴尬地笑了了两声,连连摆手。突然意识到他根本看不见自己的一举一动。她眼神漂移,将手背在了身后,装作无事发生的样子。

  太宰治看着两片不规则的布料在半空挥舞,变成远一点的地方低垂在地面,深呼吸叹气。

  还能怎么办,自己家的傻孩子只有自己宠着了。

  他努力无视非常透气的两个空档,眼神平静地盯着情绪不明的中原中也,仿佛这只是一场普通的聊天一样,轻描淡写的说道:“一切的愤怒都源于自己的无能,况且,这里可不是你的地盘,她没有义务必须回答你的问题。”

  中原中也像被踩到尾巴的老虎,用野兽一般可怕的眼神瞪视他。咬紧牙关,手臂肌肉紧绷微微颤动,压抑着将他撕碎的欲.望。

  太宰治像是感受不到这危机四伏的气氛,依旧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甚至还心情甚好地眯着眼笑了笑。他的视线扫过中原中也腕上蓝色的手环,暗示道:“丢下那群人溜过来真的好吗?”

  “啧!”中原中也想到最近发生的事,愤怒地转身离去,丢下一句凶狠的话,“总有一天咬死你。”

  “好好好,慢走不送啊~”太宰治敷衍地挥手。

  日和坊目瞪口呆地看着中原中也渐行渐远,直到身影完全消失才回过神。

  这……就完了?!她还以为今天真的就要给他收尸了。

  她连忙丢下还抓在手里的犯罪证据,翻出纸笔,写下自己的疑惑:他就这么走了?

  “不然呢?”太宰治耸肩,明明知道她想问什么,却偏偏要逗一下她的样子十分欠揍。

  日和坊鼓起脸颊噘嘴,手上拿着纸笔,不太方便而且容易误伤,便用头撞上他的肩。将他撞倒在地后,解气地勾起嘴角,继续写到:快说!!!

  太宰治挥开几乎贴在脸上的本子,长手一捞,估算着距离,将日和坊拉到自己的怀里。

  另一只手环过她的肩,顺着身体轮廓而上,轻轻地敲上她的脑袋,两下后就按住她的后脑靠在自己的胸膛上。

  “一个宠物就要有宠物的样子,不要没大没小的胡乱对主人动手。”

  他将下颌抵在日和坊的头顶蹭了蹭,眯着眼睛,一派惬意的模样,解释道:“为了荒霸吐的消息,羊最近的动作不小,况且,其中还有几个蠢货不停地招惹是非,引得其他势力蠢蠢欲动。”

  “中原中也是偷溜过来的,现在的羊离不开他的镇守,如果他在这里的动静闹大,在那边的人就危险了。”

  日和坊了然地点头,随后开始努力挣脱太宰治的束缚。片刻后,她抬起头深深地吸了一口新鲜空气,脸颊带着令人遐想的绯红。

  好险,差点闷死了!

  缓过气后,她动作有些粗暴地从太宰治的身上爬起来。羞赧地瞪了太宰治一眼,像被追捕一样,噔噔噔地跑远了。

  急促的铃音渐行渐远,直到完全听不见时,太宰治才收敛了温和的笑意。面无表情地看着天花板,晦暗的情绪在眼底沉浮,令人望而生畏。

  既然看得见也会失去,那么,他该怎样做才能将她永远的困在身边,直到自己失去兴趣呢?

  看到中原中也的情况后,太宰治不得不承认,自己害怕失去。为了杜绝这种事情的发生,他是否有必要去找那个讨厌的家伙。

  他久久地沉思后,仍然踌躇不决。

  上天似乎厌烦他的举棋不定,选择帮他一把。直到夜晚将临,他都没有听到熟悉的铃音。

  日和坊没有回家。

  太宰治换上一件完好的衣服,从中原中也免费扩大的门走出去,向着那间诊所走去,身影渐渐没入了深沉的黑暗中,仿佛他本来就该存在于其中。

  森鸥外像是早已预料到这一切,穿得人模人样的坐在诊所里。爱丽丝背手站在他的身侧,第一次光明正大的出现在了太宰治的面前。

  这房间里唯一的一张桌子上,放着一件折叠得整整齐齐的黑色大衣。

  太宰治只是扫了一眼,便默认了他的意思,将其拿起披在身上,低声吐出几个字:“找到她。”

  “当然。”森鸥外双手交叉,略微放松的靠在椅背上,嘴角上扬,第三次说道:“欢迎加入港口黑手党,太宰君。”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