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品书客 > [综漫]我磕的CP必须锁! > 第4章 第四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品书客] https://www.pinshuke.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面对太宰治的询问,日和坊在白纸上写道:一个胡子拉碴的大叔,身边跟着红裙子的金发女孩。

  又觉得好像不太形象具体,她略微回想一下平时走过的路线,在白纸上涂涂画画,简单粗暴地在线的两端标上家、诊所两个字。

  举起纸张看了看,满意的点头,递给了太宰治。

  太宰治接过,看着上面一团乱糟糟的黑线圈,沉默两秒,噗嗤地笑出声。听到陡然激烈的铃响,他咳嗽两下,努力地憋回去,十分辛苦地忍笑说道:“去睡觉吧,以后我自己去。”

  虽然没看懂这幅路线图,但距离这里最近的诊所,大概就是那个黑心的医生开的那家了吧。

  明天就去拜访一下吧。

  他说完后,日和坊就站起身,走到拉门处旋身而上,缩小变成一个晴天娃娃,挂在了屋檐上。白布做成的脸上有两条黑线缝制的眼睛,一根红线缝制的嘴巴随着呼吸一张一合,很快就安睡。

  —o—:zzZZ

  月落日升,慢慢爬到头顶时,日和坊才悠悠醒转。她习惯性地摇晃着身体,白布裙边荡起波浪,把自己换了个面向,扫视房间。

  OAO:!!!

  日和坊非常震惊,黑线眼睛变成了大圆,占据整张脸三分之二的大小。

  太宰治不见啦!要命,他不会趁自己睡觉自杀成功了吧?

  她用力摇晃,从屋檐上摔在下来,在半空中变回人形轻巧落地后,脚步急促地往外跑。地板发出咚咚咚的呻.吟,在行走间带起一阵风,掀起放在门前用娃娃压着的纸张一角。

  等等,有留言!

  日和坊猛地刹车,身体因为惯性往前倾。她双手抵在门上,用力一推旋转回身,一把捞起纸条,扑通一声,顺势跪在了地上。

  不顾膝盖的疼痛,一脸慌张的她手微抖着展开对折的纸条,上面写着:我去诊所换绷带。

  呼~还好还好,只是去换绷带。

  日和坊拍拍胸口,呼出一口浊气,彻底放松。随后她更换坐姿,愤愤地揉着膝盖,在心里念叨着太宰治。

  都怪他天天上午自杀,养成习惯后,一睡过头就觉得自己错过了救他的时机,已经无力回天,只能赶去帮他收尸了。

  没有担忧的事后,日和坊眼神逐渐涣散,盯着窄小的房间开始发呆。虽然这间屋子的角落堆满了娃娃和书,只有中间一小块地是空的,现在还散落了一些不小心踢飞的娃娃。但她总觉得少了什么,心里空落落的。

  好无聊啊!太宰不在都没事做了。

  她一拍手,决定去找自己的妖怪朋友——天井下玩。正好日和坊也答应了为她治疗,要遵守约定。一想到还有个妖怪可以陪她玩,日和坊就立刻把太宰治抛到脑后,愉快地蹦跶出门。

  当然,到了之后不仅有天井下陪她玩,还有个中原中也。玩嗨了的她早把太宰治忘到不知哪边山上去了。

  而此时的太宰治却因为她陷入了沉思中。

  隐藏于一个角落的破旧诊所内。

  黑发凌乱的颓废医生优雅地坐在椅子上,翘着腿,一手撑脸,暗红色的瞳孔透着侵略人心的光,自信满满地问道:“考虑的怎么样?”

  太宰治站在阴影处,深沉的黑暗在眼底翻滚,凝视着他沉默不语。

  森鸥外给出的条件确实非常的吸引人,但是,没有任何事实能够证明他所说的真实性。而且,他给人的感觉非常的不爽,太宰治一点都不想为他做事,当他的下属。

  当提出的条件比不过内心的厌恶时,太宰治自然而然地选择拒绝,他嘴唇翕动,只吐出一个字,“不……”就被打断了。

  森鸥外以为自己已经摸透了眼前少年的愿望,没想到还是没能让少年立即同意。所以,他选择换一个对策:“不用急着回答,这个问题以后再回答也可以。如果考虑好了,随时来找我。”

  森鸥外将装满了绷带的口袋递给太宰治,脸上的笑容十分亲切,却依然令他感到不爽。

  他像只狡猾的狐狸一样,设下圈套,笃定总有一天太宰治会主动跳进自己的圈套里。

  “我的诊所将永远欢迎你的到来,太宰君~”他这种自信、肯定的语气是最令太宰治讨厌的。

  “……”不想回答,太宰治接过口袋准备离开,但森鸥外没有放开手,脸上笑容越发亲切。他撇嘴,不情愿地低声吐出一句,“知道了。”仿佛濒死的喘息,微弱得几不可闻。

  森鸥外满意地放手,目送太宰治离去,红瞳里明晃晃地写着有趣。他对着从另一边探出头的金发萝莉问道:“爱丽丝酱,为什么太宰君会沉默呢?”

  爱丽丝从折叠屏风后面走出来,双手抱臂,不屑地撇头说道:“谁知道,一定是林太郎太笨了!没有抓到重点。”

  “那个少年的愿望是死亡,因在意少女却无法看见心有不甘。以这两者作为引子,在加上收获利益、玩.弄权力游戏的愉悦为辅。应该相当具有吸引力才对,还是说有什么弄错了吗?”

  “都说了别问我!林太郎是笨蛋,不理你了!”

  “诶~不要嘛~爱丽丝酱……”

  诊所内部一团乱。

  太宰治已经走远听不见了,他一路思索着回到家。日和坊还未归家,屋内冷冷清清的。地上散乱地躺着几个晴天娃娃,他一看就知道是她慌张跑过时踢飞的。

  他走过去一一捡起放到原处堆积着,顺势背靠书架,滑坐在地上,放空大脑。

  为什么不答应呢?他在心里问自己。

  还没得出答案,日和坊回来了。逐渐清晰的铃音,让他放弃了思考。看见与否都无所谓,反正他不会让自己的宠物跑丢。

  这样想着的太宰治,在之后的每天都跟着日和坊一起行动。

  他们的行动轨迹十分单调。找吃的、睡觉、去擂钵街他和中原中也吵架,她和天井下玩、找森鸥外换绷带,几乎没有其他意外的事情发生。

  熟悉之后,太宰治知道中原中也在寻找荒霸吐,明明可以选择帮忙,但他并没有这样做。至于原因,他表示日和坊每天都要来找天井下,令他非常不爽。看不见妖怪的他只能迁怒中原中也了。

  而日和坊似乎有什么话想对中原中也说,被天井下打断敷衍一两回后,就不了了之。

  没过多久。

  森鸥外成为了港口黑手党的首领,又一次正式的邀请了太宰治加入,依旧被他拒绝。

  森鸥外依然笑着说道:“港口黑手党永远欢迎你的加入,太宰君。”

  又过了将近一年后。

  中原中也在某一天日常的吵架中,别扭地透露道:“关于荒霸吐我找到了一点线索,这几天你们最好不要来这里,死了可别怪我没提醒。”

  太宰治终于做了一回人,没有开嘲讽:“多注意点比较好,你死了多可惜啊。这个世间就会少一个能让人产生愉悦感的对比对象了。”

  中原中也一脸懵:如果我的感觉没错,你好像在骂我?

  他沉默地理了一下这句话的逻辑,当即一脚踹了过去,咆哮道:“你这家伙!拐弯抹角骂我矮?!我还在生长期啊,混蛋!”

  太宰治侧身轻松躲过,毕竟打打闹闹将近一年,他对中原中也的招数基本了如指掌。

  他轻笑着说道:“我指的不仅是矮,用其他的方面做对比也会令人愉悦。”

  中原中也火冒三丈,暗中耍滑,扬起尘土使太宰治的视野模糊不清。趁机揪住他的衣领反身用力,一把将他摔在了地上。

  剧烈的疼痛从背部传来,太宰治的眼前投下一片阴影,中原中也得意地笑着弯腰俯视他,嘲讽道:“你也就只能嘴上占点便宜了,太弱了。”

  “呵。”太宰治冷笑一声,支起身用眼角瞥视他,不屑地说道,“傻子才只会用蛮力解决问题。”

  “啧,无论过多久,我都和你合不来。”

  “啊,正好,我也是。”

  两人的视线被火光衔接,似乎还有电流滋滋作响,气氛逐渐紧张,仿佛下一秒就能打起来。

  天井下远远地就看到这个场景,疑惑地问道:“你们在做什么?”她牵着日和坊的手缓缓走进。

  中原中也在她出现的第一时间,就将视线转移到了她的身上。看着她有些苍白的脸色,脸色骤变,快步走近,手不自觉地抬起又放下,最后捏紧成拳。

  他眉头紧紧地皱在一起,像打了死结一样,沉声问道:“发生什么了吗?”

  他的声音里透着怒气和担忧,似乎只要她说被谁欺负了,他就会立即开启污浊,冲过去将那人打得妈都认不出来。

  天井下默默地摇头,勉强地笑了笑,垂在身侧的手颤动着,抬起一个微小的弧度,突兀地僵住,又缓缓收紧成拳头,几秒后泄气一样松开。

  她将日和坊往太宰治那边推了一把,避开中原中也探寻的目光,温声说道:“说好的,之后就不要来这里了。最近不安全,好好和他待在家里。”

  天井下避重就轻,就是不回答他的问题,中原中也没有办法。

  他的手背、脖颈和额头的青筋暴起,眼睛怒睁,瞳孔紧缩泛起一丝血色,模样十分狰狞。又怕吓到她,只能暗自咬牙,将暴怒的情绪往下压。墨蓝色的眼眸里乌云翻滚,带着迫人的压力看向日和坊,希望她能说点什么。

  日和坊被这气势吓得瑟缩着抱住太宰治的手,将自己藏在他的身后,头埋在他还有些单薄的背上,心下稍安。

  太宰治并不知道他两的事,毕竟看不见,听不见。但他能看见中原中也的眼神,感受到日和坊的动作,不爽在心里蹭地一下窜起来。

  日和坊是他的所有物,在他还没有失去兴趣前,全部的身心都属于他,包括情绪都只能由他来牵动。无论是喜悦、担忧、恐惧或者悲伤,都是他的!

  太宰治略微往一旁移动几分,手臂往后一护,将日和坊的身体完全藏在了自己的身后。他的眼睛如同冰天雪地一般寒冷刺骨,令人毛骨悚然。带着警告的意味与中原中也对视片刻后,手心向上平摊,示意日和坊伸出的手。

  日和坊立即握住他纤薄的手掌,层层叠叠的绷带触感有些粗糙,也阻隔了大部分体温,但依旧令她感到安心。

  他牵着她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走远后,感受不到压力,她的心完全平静下来。忍不住回头看着那两个明明距离很近,却仿佛隔着什么的身影,她又想到天井下说的过往。

  日和坊默默地叹气:“人类和妖怪好像就没有一对能长久。当年的樱花妖也是这样,还有雨女。或许就不该结缘,徒增悲伤。”

  说完这话,她下意识地看向了太宰治。

  他听不见她的话,依然向前走着,没有回头。黑发蓬松,随着步子上下抖动,侧脸精致秀气。十五岁的少年已经开始展现他的魅力,透着青涩的帅气。鸢色的眸子平静无波,仿佛一切都能看穿,什么样的事物都无法打破这平静。

  一个问题在日和坊的心底浮现,转瞬即逝,没有引起她的注意。

  如果是她和太宰治,会是什么样的结局呢?

  之后几天他们没有出门,却依旧卷入了这场纷争中。

  因为中原中也找上了门。

  他的样子和前几天完全不一样,脸色苍白,显得十分憔悴。眼睛的蓝色变暗,压抑着悲伤和愤怒。眼下青黑特别明显,浓厚的疲倦仿佛要将他压垮。

  他闯进门的方式非常粗暴,直接将门踹成了碎片,在烟尘和飞舞的碎渣中,一步一步沉重的走进来。

  他用令人心碎的目光,像抓住救命稻草一般,紧紧地地注视着日和坊。声音嘶哑,有些颤抖,藏着不自觉的期待:“她去哪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