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品书客 > [综漫]我磕的CP必须锁! > 第3章 第三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品书客] https://www.pinshuke.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擂钵街是一条在凹陷成擂钵状的地形里形成的街道,是在六年前的一场巨大的爆炸事件中形成的。那些无处可去的人们在这里擅自建起了街道,属于他们的灰色地带。

  太宰治现在正漫不经心地走在这条街上。

  他无视那些隐匿于黑暗中的人们投来的恶意的视线,专注地判断铃音的方向,确保自己不会跟丢。

  他从今天睡醒后,一直关注着日和坊的动静,就是为了去看看她认识的另一个妖怪长什么样。

  没错,只是对妖怪的好奇而已,绝对不是因为那个长得好看的人类。

  太宰治神色深沉地想着,停下了脚步。

  铃音终止了。

  他四处张望一下,踩着堆放在一边的木箱攀爬上屋顶,向下眺望。声音最后传来的位置上只站着一个矮小的人影。

  穿着连帽衫的少年有着鲜艳的橘红色头发,在阳光下十分耀眼。侧脸轮廓精致秀气,像个女孩子一样。

  太宰治不屑地撇嘴。

  也不怎么样,没他好看,还那么矮,日和坊真没眼光。

  那个人对视线非常敏.感,只是盯着打量了两三秒,就和他的视线对上了。那人钴蓝的眼眸露出狩猎者一般凶猛的光,周身泛起黑红的色泽,以极快的速度冲撞过来。

  好快!

  太宰治像被吹起的蒲公英,一下子飞了出去。还没落地又被补了一脚,换了一个方向,划出优美的弧线哐当落地。

  砸毁了房屋,卷起一片尘土。

  他捂着口鼻边咳嗽,边艰难地扶着支棱的木架爬起来。袭击他的小矮子正捂着脑门和看不见的妖怪争辩着,他知道日和坊一定也在旁边。

  他撒娇式地抱怨道:“好疼啊~”

  下一秒温暖的感觉从胸口蔓延全身,酥酥麻麻地模糊了尖锐的疼痛,柔嫩的手轻轻地摸着他的头。

  “喂,小鬼。”

  太宰治收敛嘴角的笑意,看似平静实则非常不爽地看向说话的人。

  那人非常不情愿地道歉,眼睛左右乱瞟,就是不看他:“对、对不起!”

  他眯起眼睛笑着说道:“没关系,我也不想和一个小孩子计较。”

  “你这家伙!谁是小孩啊?”

  “除了你还有谁吗?”太宰治摊手,怜悯的看着他,“你几岁了?十岁有吗?”

  “十四!我十四了!你这个混蛋!”少年暴跳如雷地叫嚣着,但像是被谁抱住了一样,只能在原地挥舞拳脚。

  “真可怜,我劝你还是多喝点牛奶吧,太矮了。”

  “要你管!我还在生长期,之后还会长的!”少年双手紧紧地攥拳,可以清晰的看见怒张的血管。

  他侧头对着太宰治看不见的妖怪,放轻了声音,压抑着自己的怒气说道:“放开,我就打一拳!”

  太宰治更加不爽了,连伪装的笑容都无法继续维持了。

  他怨念地拉长语调,幽幽地说道:“你看得见?”恍若魔鬼的低语。

  少年奇怪地看他一眼,又看了看他的身边,点头说道:“啊,看得见。”

  “为什么?”

  “谁知道!”少年不想告诉他,恶声恶气地说了一句。

  太宰没有继续说话,只是以更加幽怨的眼神深深地看着他,鸢色的眸子几乎快要漆黑如墨了。

  “大概是因为我有异能吧。”少年被他看得头皮发麻,打了个颤不确定地说,顿了顿,又补充道,“我看你身边跟着一个妖怪,还以为你也是异能者。”

  “异能?”

  少年周身又一次浮现黑红的色泽,双脚离地,浮于半空,嘴角拉起一个自信的弧度,显得十分潇洒不羁。

  “这是我的异能,污浊了的忧伤之中,简单来说就是重力操作。”

  太宰治盯着他思考片刻,似乎是想触摸那黑红的光芒,却不小心碰到了身体。白光乍现,满载文字的光带一闪而逝。少年哐当掉落在地上,形容变得狼狈,也算是报仇了。

  他惊讶地瞪大双眼,瞠目结舌地看着太宰治,一句话卡在喉咙口半天说不出来。

  “怎、怎么回事?!”

  太宰治神色莫名地盯着自己的手,突然挂上和善的微笑:“小矮子,我们来做个试验吧。”

  ……

  经过一系列的试验,太宰治确定了自己的异能『人间失格』,效果是阻碍所有异能的发动,并使它们无效化。

  这个结果令他并不开心。

  他想到了一个可能,本来他是能够看见的,却因为自己的异能变成只能模糊地感受到日和坊的存在。

  可是如果没有这个异能,他连感受她的存在的机会都没有。

  成也它,败也它,卑微太宰,在线自闭。

  试验完后,经过中原中也的传达,两个妖怪表示她们还要继续聊天。

  于是,在别人看来就是中原中也将一个流浪的少年捡回基地,意图收留他。

  这引起了留守的人的不满。

  互助集团【羊】是一个由未成年的少年少女们聚集起来组成的自卫组织。其目的是为了抵抗掠夺,斗争和人口买卖。

  太宰治曾经被邀请过加入这个组织,但他拒绝了。

  这样一个因为弱小、利益而组成的组织,随时都会因为某些事而分崩离析吧。

  这个组织依附于一个和他同龄的少年——中原中也。像一群吸血虫一样,不知贪婪为何物,妄图以恩情为名义束缚猛兽,敲脂吸髓。失去了中原中也的他们还能做些什么?

  他冷漠的看着,这群安于现状,不想有任何改变的少年少女咄咄逼人,搬出说腻了的恩情想要中原中也将自己赶走。

  中原中也紧皱眉头,钴蓝的眼底藏着疲惫,他不堪其扰地低喝一声:“够了!”

  周围的少年少女瑟缩着后退,一个粉发的少女被众人推上前,挂着勉强的笑脸挽上中原中也的手,僵硬地缓和气氛,“大、大家也没有说错,就算是中也也不能随便让一个人加入,你也只是评议会的……”

  “我知道!”中原中也没忍住打断了她,挣脱她的手,向着外面走去,用冷硬的声音说道,“他只是暂时在这待一会儿,不会加入。”

  “早、早这么说就好了嘛!”

  “就是!中也最近的性格越来越古怪了。”

  ……

  太宰治识趣地跟着中原中也走出去,将议论声丢在了身后。

  他笑容微妙地感叹道:“这种畸形的关系真是令人感兴趣啊~人性不管什么时候都是这样。”

  “你在说什么蠢话?”中原中也想着事,没有听清他的话,疑惑地回头,眉头紧皱,面色凝重。

  “你觉得到最后,这个组织会是什么样的?”

  中原中也眼睛看向一边,小声地说道:“当然是……”

  “是什么呢?”

  “……啊!这关你什么事?”中原中也咬牙切齿地咆哮,“你这个混蛋还是先想想怎么能看见吧!”

  太宰治被戳到痛处,他不高兴了,嘴角抿直,眼神幽暗地盯着中原中也说道:“我们打个赌吧。”

  没等中原中也回答,他就继续往下说道:“我赌这个组织不能存活到明年结束。”

  “你这家伙!”中原中也怒气冲冲地揪住他的衣领。

  “如果我赢了,你这辈子都是我的狗,并且我可以帮你保下他们的性命。如果我输了,那我就是你的狗。”

  太宰治轻蔑地笑道:“怎么样,你不会不敢吧?”

  “你以为用激将法我就会答应了吗?”中原中也压低声线说道,听起来成熟得不像小孩子。

  “你要想清楚。如果你真的坚定地相信自己会赢,答应了也无所谓,反而还会赚到吧。”

  “……”

  中原中也诡异地沉默了一瞬,心想:他能赚到什么?赚到一个目标是气死自己的狗?

  他放开了太宰治的衣领,嫌弃地在衣服上擦了擦,转身走开,丢下一句,“赢的一定是我。”

  太宰治拍拍自己的衣服,放弃了理不平的褶皱,叹气道:“谁给你的勇气说这句话,这该是我的台词。”

  他一个人在原地等着。偶尔有羊的成员对着他指指点点地走过,没有一个人上前搭话。

  他无聊地想着,今天还没有自杀,要不等会回去的时候跳河吧。

  夕阳慢慢沉入地平线,清脆的铃响从远方而来,逐渐靠近。一个带着温暖气息的怀抱将他包裹,手在他的背后拍了拍。

  透过夕阳的余晖,少女的身影逐渐清晰。她笑得甜美,红线调皮地藏在黑发里。太宰治不由自主地伸出手,将红线拨上来,手指擦过柔顺的黑发,带起丝丝痒意,有点流连忘返之意。

  同日和坊一起回来的,还有中原中也和他背上穿着巫女服的少女。那个少女有着和日和坊相同的发色眸色,长发用白色的发带束成马尾,右边发间点缀着一朵绿色的小花。

  太宰治只大概打量一下就收回了目光,小矮子和他的妖怪,没有自己和日和坊好看,是他赢了!

  他将这种情绪归类为,自家宠物比别家宠物优秀的自豪感,只略微欣喜了一段时间,就将其抛在脑后,忘得一干二净了。

  开始想他没有自杀为什么会看得见?

  “喂!走了,送你们回去。”中原中也隔着一段距离喊了一声。

  太阳已经完全沉入地平线以下,太宰治楞楞的站在原地。他看着面前随着余晖一同消失的身影,忽然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

  逢魔之时原来是真的,但为什么夜晚也看不见?

  中原中也不耐烦地催促着:“你还在那傻站着干什么?”

  太宰治的思路被打断,顿时挂上和善的笑脸,追上去说道:“在想每天给你订一瓶牛奶,不然你可能一辈子都是这个身高了。”

  “……”

  中原中也快气疯了,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说些什么,才能表达自己的愤怒。步子迈得越来越大,速度越来越快,像被点着了尾巴,嗖的一下窜出去了。

  他想:眼不见,心不烦。

  回到自己的小破屋后,太宰治恍然发现,这个自己随便挑选占领的废弃地,已经变得非常有温馨感了。

  屋外的小院子拉起两根长长的晾衣绳,自己的绷带和衣物正随着风飘荡。窄小的屋子里堆放着大大小小的晴天娃娃,都是日和坊用废旧的绷带衣料制作的。

  对了,他那么长时间,居然都忽视了这个非常明显的问题。

  日和坊从哪找回来的这么多崭新的绷带?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